火野薰

◎只會打大意的腐女一枚。
◎喜歡瓶邪、胖盟、照實、青秋、K莫。
●喜歡的藝人和CP多了就不一一列出。
●其實也喜歡看動漫及小說,雖然最近比較少接觸、但依舊有在關注。
◎不撕、不唯、不黑。
◎喜歡了就不會走,想陪優秀的他們一起走下去。

人魚傳說(上)

吳邪是住在海邊村落的小孩,自幼就是三叔和潘子在照顧
但因為他們要到外地工作,所以將吳邪交給鄰居王盟和胖子照顧。

吳邪因為體型比較瘦小,所以總是被欺負,但他不敢告訴其他人,怕被欺負他的人嘲笑報復。

於是他總是到海邊的洞穴對著海說話,不論什麼事。

直到有一天,三叔因為得了重病所以回來養病,吳邪哭著說希望三叔能痊癒,一抹藍黑色身影從海裡出現。

「這樣你就不會再哭了?」看起來像是人類的黑髮男子問。

「咦…嗯!」吳邪看到他,一時愣住了才點頭答應。

「……那你等我」男子沉默了會說,然後再次潛回海裡。

再回來,肩膀上就多了個包紮過的痕跡,上面滲著血,讓吳邪直覺不妙。

「這個」將手中用海草包裹住的東西拿給吳邪,他說「給他吃了就會好」

「可是你受傷了…」吳邪哭喪著臉伸手接過包裹
「沒關係」在吳邪接近時在臉頰上親啄了一口,淚水鹹鹹的味道深深的植入了他的心裡“因為我不希望你哭”他沒有說出口。

因為他從吳邪來這裡的時候就喜歡他了。
無論是外貌,還是聲音。

「謝謝」吳邪喜極而泣,顧不得滿臉淚痕就蹦蹦跳跳的回家了。

在此之後,吳邪三叔的病、真的就如他所說的不藥而癒,這讓他更常往海邊跑,對他說一些日常生活當中的事。

儘管知道他就是人們口中所謂的人魚。

他們一直這樣和平的相處著。

直到十年後的某天,從小欺負吳邪的齊羽無意間看到起了壞心。

憑著與吳邪極為相似的外貌,齊羽捉走了他,開始以他的血肉作為生財工具過活。

吳邪本不知道,正納悶他怎麼突然就不見時,聽見居民們議論紛紛的討論著齊羽開店的事情。

好奇的跑去湊熱鬧,卻被過多的人群推擠到了店舖後的破舊倉庫內。

看到了黑紅色水池裡面躺著的他,臉色一臉的慘白。

「嗯…?」發現到了吳邪的存在,他伸出了左手「這次、可以跟我回去了吧?」瞇著眼睛,他的聲音充滿著期待,彷彿那佈滿傷口的左手不是他的似。

「什麼回去…?」吳邪看著這驚人的場景,久久才吐出這麼一句話。

「你要…毀約嗎?」聽到吳邪的疑問,他的語氣突然變得冰冷。
「毀約…?」吳邪依舊一頭霧水「總之,你先跟我走就對了,之後不論是哪裡,我都跟你去」但仍知道該將他帶離這個地方。

這地方的血水味讓他聞的很不舒服。

「嗯」虛弱的讓吳邪扶著離開水面,並在身上披了塊放在一旁的布袋,然後搭上他的肩膀。

「喂!你在做甚麼?」想不到才一出門就被發現,吳邪加快腳步跑了起來。

他有感覺到,背上的他氣息越來越薄弱。

「啊!」一個不注意,他滑下了一個小斜坡,昏了過去

昏厥之前所聽到的人群聲,讓他大感不妙。
如果被發現他的話…

清醒之後,吳邪發現他躺在自己身邊,氣息已恢復正常,傷口也已包紮了起來。

「你們到底是怎麼搞的?搞的滿身血、害我嚇了一跳」王盟坐在一旁說。

「滿身血…!」警覺到昏迷之前發生的事,吳邪看了看身邊的他。

身上的鱗片和魚鰭已經消失,完完全全的是個正常人。

「他是我的朋友…被齊羽給欺負了」沒有說謊,只是將他是人魚的事給隱瞞了起來。

「原來如此…難怪你們兩個會滿身血…」王盟恍然大悟「不過別擔心,齊羽那小子已經因為店舖問題而與人起了口角被打死了」想起那從小就不學好的人,王盟就忍不住的搖搖頭「你們就放心的休息吧」接著離開房門,留下房內的兩人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