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野薰

◎只會打大意的腐女一枚。
◎喜歡瓶邪、胖盟、照實、青秋、K莫。
●喜歡的藝人和CP多了就不一一列出。
●其實也喜歡看動漫及小說,雖然最近比較少接觸、但依舊有在關注。
◎不撕、不唯、不黑。
◎喜歡了就不會走,想陪優秀的他們一起走下去。

關於“被魔女帶大的孩子 ”靈感

王青在看到秋實的第一個瞬間就看出他是位魔女,畢竟當時的秋實還穿著宴會時的法師服

「只要你開口、我什麼都會幫你做,只要你收留我。」孤苦無依的王青開口,他已經受夠人間的冷漠無情,一心只想離開所屬的世界。

「好。」秋實聽見後同意,然後收留了這個嬌小的男孩…

往後…

「你真的是個魔法師嗎?」王青在秋實調配藥水第五次發生不該有的火花時開口。
「你行你來啊!」秋實聽見後不滿的將手中的調理勺伸了過去。
而後王青就開始替他做調配藥水的工作。

王青一開始不會下廚,但秋實說不想吃外賣之後、他就巴著偶然來找秋實的蔡照,要他教自己做菜。

私設王青小時候較嬌小,至於他發生了什麼事才會變得這麼厭世,那就有待之後打完整篇才能知道了。

順帶一提、王青一開始因為逆光的關係,以為秋實是個女的。

人魚傳說(下)大意


太久沒打字、單純練一下手感,所以詞語和標點符號使用的很混亂。

上篇居然已經是三年前的文了(掩),所以中途會覺得有落差是理所當然(反省一下啊喂!)

人總是要等到失去才會懂得珍惜。

人魚瓶與人類邪的後續設定、BE。

****************************************************

因為人魚成為人類後雙腳會因適應不良而疼痛。

少則一週、多至一年,甚至也有永久的說法。

不僅如此,他們的身體還無法浸泡在海水裡,一旦浸泡在海水裡,他們將恢復成人魚,想再成為人類就必須再承受一次割開尾巴的痛楚。

再來就是他們無法發出任何聲音,只能以心電感應來溝通,但當其中一方放棄溝通,他們就成了貨真價實的啞巴。

之後吳邪因為貪玩,所以都放著小哥一人極力的追上他們的步伐。

小哥痛在身上,但不想讓吳邪擔心,所以沒有說出來。

後來小哥發現這樣不行,便待在家裡做些簡單的家務。

直到吳邪回家的時間越來越少,甚至是帶女生回家過夜,小哥才發現自己應該要有所行動。

但這時候的吳邪已經被朋友帶壞,認為小哥成為個人類不就是個啞巴而已?所以拒絕與他溝通,這讓小哥感到非常失望的回到房內。

此時、雙腳又開始疼痛了起來,小哥蜷縮在被窩裡冒著冷汗,被王盟發現,便拿了熱水給小哥泡腳、還替他按摩,希望能舒緩其疼痛。

期間不斷的替吳邪向小哥道歉,這時小哥據實以報、問他是不是知道自己是人魚,王盟便說他其實略微聽過人魚的傳聞,但從未實際見過。

所以很高興自己身邊就有這樣奇妙的生物,就決定要照顧他。

後來因為身為人魚族長的張啟山年事已高,便命養子張海客找回親兒子來繼承族長一職。

這才讓來海邊找小哥的張海客詢問吳邪,並對吳邪說出這些事 。

張海客邊問邊感到憤怒,因為自己及養父疼愛有加的弟弟居然在陸上被虧待。

但無奈知曉弟弟的性格,明白如果不是他本人自願回到海裡,其他人是怎麼樣也勸不動的。

所以這需要吳邪的幫忙,於是要求吳邪不要告訴弟弟自己找過他的事情。

但深感虧欠小哥的吳邪突然對小哥好卻讓小哥感到怪異,便透過了王盟替自己翻譯套出了他與張海客的見面。

小哥不明白吳邪為什麼要隱瞞自己與張海客見面的事實。

只知道吳邪與張海客皆希望自己回到海裡。

但一想到一旦回到海裡便沒辦法像現在一樣天天看見吳邪和王盟,小哥就感到抗拒。

面對這樣的小哥,張海客與吳邪串通好一場意外,那會讓小哥身體不得不浸泡在海水裡…

那場意外就是吳邪落海,由張海客操縱著那區的海水使之波濤洶湧。

因為無人願意冒生命危險去救人,小哥只好主動下水救人。

但因為吳邪溺水的時間過長,陷入昏迷、故無法告訴小哥自己的心意。

後來小哥恢復成人魚,遺憾的望著海邊逐漸消失的、吳邪和王盟的身影,下定決心再也不上岸。

因為他認為吳邪是因為自己的關係才深陷危機,為了讓自己斷絕與他的念想,他只能這麼做。

但、他不知道的是,岸上的吳邪每天都會回到他們相遇的那個海邊、等待那隻讓自己魂牽夢縈的人魚。

********************************************************

PS:吳邪並不知道小哥的雙腳藉由浸泡熱水與按摩能得到舒緩,以為只有回到海裡才能讓小哥不再感到痛苦,也可以恢復嗓音,讓他們溝通不再有隔閡。

王盟也不知道吳邪想讓小哥回到海裡,不然他怎麼樣也不會讓吳邪帶他出門。

王盟其實很喜歡小哥這孩子,做事勤奮認真又乖巧,和從小調皮搗蛋的吳邪完全不同。

人魚傳說(上)

吳邪是住在海邊村落的小孩,自幼就是三叔和潘子在照顧
但因為他們要到外地工作,所以將吳邪交給鄰居王盟和胖子照顧。

吳邪因為體型比較瘦小,所以總是被欺負,但他不敢告訴其他人,怕被欺負他的人嘲笑報復。

於是他總是到海邊的洞穴對著海說話,不論什麼事。

直到有一天,三叔因為得了重病所以回來養病,吳邪哭著說希望三叔能痊癒,一抹藍黑色身影從海裡出現。

「這樣你就不會再哭了?」看起來像是人類的黑髮男子問。

「咦…嗯!」吳邪看到他,一時愣住了才點頭答應。

「……那你等我」男子沉默了會說,然後再次潛回海裡。

再回來,肩膀上就多了個包紮過的痕跡,上面滲著血,讓吳邪直覺不妙。

「這個」將手中用海草包裹住的東西拿給吳邪,他說「給他吃了就會好」

「可是你受傷了…」吳邪哭喪著臉伸手接過包裹
「沒關係」在吳邪接近時在臉頰上親啄了一口,淚水鹹鹹的味道深深的植入了他的心裡“因為我不希望你哭”他沒有說出口。

因為他從吳邪來這裡的時候就喜歡他了。
無論是外貌,還是聲音。

「謝謝」吳邪喜極而泣,顧不得滿臉淚痕就蹦蹦跳跳的回家了。

在此之後,吳邪三叔的病、真的就如他所說的不藥而癒,這讓他更常往海邊跑,對他說一些日常生活當中的事。

儘管知道他就是人們口中所謂的人魚。

他們一直這樣和平的相處著。

直到十年後的某天,從小欺負吳邪的齊羽無意間看到起了壞心。

憑著與吳邪極為相似的外貌,齊羽捉走了他,開始以他的血肉作為生財工具過活。

吳邪本不知道,正納悶他怎麼突然就不見時,聽見居民們議論紛紛的討論著齊羽開店的事情。

好奇的跑去湊熱鬧,卻被過多的人群推擠到了店舖後的破舊倉庫內。

看到了黑紅色水池裡面躺著的他,臉色一臉的慘白。

「嗯…?」發現到了吳邪的存在,他伸出了左手「這次、可以跟我回去了吧?」瞇著眼睛,他的聲音充滿著期待,彷彿那佈滿傷口的左手不是他的似。

「什麼回去…?」吳邪看著這驚人的場景,久久才吐出這麼一句話。

「你要…毀約嗎?」聽到吳邪的疑問,他的語氣突然變得冰冷。
「毀約…?」吳邪依舊一頭霧水「總之,你先跟我走就對了,之後不論是哪裡,我都跟你去」但仍知道該將他帶離這個地方。

這地方的血水味讓他聞的很不舒服。

「嗯」虛弱的讓吳邪扶著離開水面,並在身上披了塊放在一旁的布袋,然後搭上他的肩膀。

「喂!你在做甚麼?」想不到才一出門就被發現,吳邪加快腳步跑了起來。

他有感覺到,背上的他氣息越來越薄弱。

「啊!」一個不注意,他滑下了一個小斜坡,昏了過去

昏厥之前所聽到的人群聲,讓他大感不妙。
如果被發現他的話…

清醒之後,吳邪發現他躺在自己身邊,氣息已恢復正常,傷口也已包紮了起來。

「你們到底是怎麼搞的?搞的滿身血、害我嚇了一跳」王盟坐在一旁說。

「滿身血…!」警覺到昏迷之前發生的事,吳邪看了看身邊的他。

身上的鱗片和魚鰭已經消失,完完全全的是個正常人。

「他是我的朋友…被齊羽給欺負了」沒有說謊,只是將他是人魚的事給隱瞞了起來。

「原來如此…難怪你們兩個會滿身血…」王盟恍然大悟「不過別擔心,齊羽那小子已經因為店舖問題而與人起了口角被打死了」想起那從小就不學好的人,王盟就忍不住的搖搖頭「你們就放心的休息吧」接著離開房門,留下房內的兩人

PTSD

「小哥…?小哥!」吳邪一睜開眼,發現應該在身邊的人不再,急忙的起身尋找喊叫

“不會的,小哥不會離開的,他說過會留在我身邊…”一邊找著人一邊安慰自己

吳邪慌忙到連室內拖也沒穿,冬天的寒冷隨著地板從腳竄到頭頂,他卻恍若未覺

「小哥……」找遍了屋裡所有的房子都找不到人,吳邪低喃著將自己縮成一團顫抖

“喀嚓”

此時、屋裡的大門大開了,張起靈進門看到反常的吳邪,二話不說的就將他攬進懷裡

「怎麼了?」看著這樣的吳邪,張起靈很是心疼的輕拍他的背安撫「沒事了、我在」

但這卻沒有讓吳邪的情況好轉,反而讓他呼吸變得急促且冷汗直流

「吳邪?!吳邪?!」察覺到懷裡人的異樣,張起靈大喊

「小…小哥?!」吳邪回神,尷尬的朝張起靈笑了笑「抱…抱歉…我做噩夢了」

「沒事、我在」張起靈用袖子擦了擦吳邪臉上的汗珠說道,接著轉身拿起剛才放在地上的食物「我剛買了早餐,一起吃吧」

「嗯…謝謝」吳邪有些心虛的接受

因為…他不是做噩夢

而是他罹患了所謂的PTSD

他知道他可以將張起靈束縛在自己身邊

他怕張起靈忘了他、怕張起靈忘了世界上有這麼一個人會一直記得他、怕張起靈又拒所有人于千里之外

但他希望張起靈一直都自由自在,去感受他自己的一切

多麼矛盾的思想

所以他選擇隱瞞

即使這決定讓他苦不堪言

********************************************************

後來是小哥無意間看到吳邪的就診記錄跑去問醫生
(小哥無法從吳邪口中問出些什麼,所以轉換問醫生)

之後小哥改變習慣讓吳邪安心,進而治癒

********************************************************

罹患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吳邪。
因為許多次看到為了解救自己而傷痕纍纍、甚至失血過多而休克的小哥,吳邪感到非常抱歉。
就算小哥搖搖頭說不會,吳邪還是非常在意。
以至於只要看到小哥身上出現大面積的血跡,吳邪就會陷入小哥休克時的回憶,緊張的心跳加速、不斷顫抖。
每當這時候,小哥就會抱住吳邪說「我在」讓吳邪感到安心。
應該說吳邪是怕他再也找不到小哥,所以在小哥一聲不響的跑去盜墓回來後就會陷入這個狀態。
畢竟當初說了「如果你消失了、至少我會發現」,何況小哥一失蹤就很長一段時間…吳邪擔心小哥再出現又忘了一切,變得跟當初一模一樣,拒任何人于千里之外。
嘛、小哥和吳邪得要一起面對。

原先想法是這樣,怎知上面打出來全變了調(扶額)

花吐症大意

小哥是住在吳邪對面的住戶,在不知不覺間喜歡上他。

然後在得知自己得了花吐症之後因為不知道該如何與人相處,所以綁走了吳邪,想讓他喜歡上自己,進而讓花吐症痊癒。

但經過許久之後發現吳邪依舊強烈抗拒,小哥不得已便放了他,但從此之後就消失在吳邪的世界裡…

而小哥放走吳邪時其實一直躲在一旁觀看,從吳邪發現房門沒關,到發現大門沒上鎖就開心的跑出去…

到此、小哥清楚的明白自己沒有機會讓吳邪愛上,因此露出了落寞的表情。

那表情被感覺到視線而回頭望的吳邪撞見…

那時吳邪一心只想著離開,事後回想起來覺得不對,才決定會回頭去找小哥。

因為他發現自己喜歡上小哥,畢竟那段時間小哥對自己非常的好,便積極的尋找他,當找到人時,發現他身上充滿著濃郁的薰衣草味還有花瓣,且臉色蒼白、身體虛弱。

讓吳邪覺得難過。

便與他促膝長談。

小哥一開始是排斥的,但面對因查到花語而明白他在等死的吳邪那擔憂的神色,小哥不得不道出真相。

雖然就是吳邪與他的你問我答…

而吳邪則是告訴他其實在他放自己走的那天開始,自己就已經忘不了他。

吳邪這樣喜歡上小哥其實也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薰衣草花語為-等待無望的愛。

其實小哥花吐症症狀一開始是向日葵(花語為-沒有說出口的愛)

那是在小哥剛發現自己喜歡吳邪、但又不知該如何說出口的時候。

一直到小哥放了吳邪、並消失在他面前之後,花吐症狀一直都是向日葵。

在那之後就變成薰衣草,也是小哥放棄愛情和治療的一個證明。

也因此、他才會到一個新的地方,靜靜的等待死亡。

所以才會在那之後看到吳邪就要趕他走,因為小哥不想讓吳邪聞到那滿屋濃郁的薰衣草味,不然吳邪就有可能會因為這樣而憐憫自己、說喜歡自己。

但沒有真愛的吻、是無法治癒花吐症病患的,小哥無法接受吳邪對自己的憐憫,畢竟自己綁架了他。

好險有吳邪的鍥而不捨,兩人才能共度往後美滿的生活。

HIGH在唱吧

2017年12月27日晚間,秋實開了唱吧、HIGH到一直清喉嚨

這讓在工作休息時躲在一旁角落用耳機偷偷聽的王青忍不住皺了皺眉頭,想著晚點該教導小祖宗如何保養喉嚨,畢竟他也是位歌手

所以在秋實聽到門鈴聲應門後,看到的就是拿著一盒喉糖的王青

「今天怎麼這麼HIGH?」在秋實一臉疑惑的收下喉糖後,王青開口問

「你聽了?」秋實勾了勾嘴角笑笑反問

他知道王青一定會趁空檔聽,畢竟他可是自己的頭號粉絲,總是能在第一時間透過其他粉絲得到最新消息

「嗯」王青點了點頭接著說「都告訴你就算HIGH也要照顧好喉嚨的,你怎麼都講不聽?你可是位歌手呢,還要不要唱歌了?」

「沒辦法呀,一想到幾天後的跨年能和你一起過,就忍不住HIGH了起來」秋實打開那盒喉糖,剝了一顆含到嘴裡後就往王青身上黏過去

王青順手抱住他,回想起了前幾天曾和秋實說過今年的跨年那幾天自己休息,能和他一起過的這件事

這讓王青感到有些後悔,後悔應該給他一個驚喜,而不是因為太HIGH而讓自己擔心

********************************************************

雖然那晚一直在提蔡照,但我一直想到的卻是王青

限定CP首尾挑戰大意(2)

一切都結束後,吳邪不願小哥陪他一起承擔並不屬於他的責任

但他知道小哥不會離開,所以弄了個停電(因為他下不了手)然後殺了小哥

吳邪自以為自己策劃的這件事天衣無縫,熟不知小哥其實知道他的心思

尤其在他刀子刺過來的那刻,小哥感受著他透過拉自己衣擺所表達出的訊息,悲傷、無奈…

那讓小哥決定選擇沈默

小哥抱持著的是吳邪既然希望如此,那自己就照他所想的做就好

反正自己在一切結束後也只剩下吳邪這一個在世界上的牽絆

之後小哥的靈魂出竅後看到的是壓在吳邪身上、對他有恨意的靈體…

『難怪吳邪近年來總覺得肩膀很沈重…』小哥邊想邊心疼的看著吳邪

看他抱著自己的肉體喊

「對不起…但我終於親手殺死了你」

********************************************************

後面是小哥處理掉了那些冤魂然後被搶救成功並和平的和吳邪共度未來的每一天

不過文末不能是這句,故把這個結果放在底下

至於怎麼處理的…那就要問小哥才知道了

小紅帽與狼大意

前幾天聽陳一發兒的《童話鎮》突然想到穿著紅斗篷的狼小哥與狼吳邪

小哥因為太有野性,所以戴上抑制野性的紅斗篷。之後吳邪遇到小哥,以為他性情溫馴又漂亮、打算帶回家當媳婦,怎知就在他下手脫掉小哥的紅斗篷之後,自己卻反被壓在床上疼愛…

“小紅帽有件抑制自己、變成狼的大紅袍”
就是聽到這句歌詞想到的內容

邪:你可真會裝,連自己是個男的都不說
哥OS:不然怎麼會有機會讓你帶我回家?

小哥因為太有野性、所以讓人不敢接近,因此在遇到外地來的吳邪願意接近自己時開心在心裡

再加上吳邪那燦爛的笑容和陽光爽朗的性格讓他對吳邪一見鍾情,所以才願意跟他一起回家

另外、在吳邪尚未對小哥下手前,小哥的心裡一直是很忐忑不安的,因為他怕吳邪發現自己是個男的之後會把他趕走

因為他喜歡吳邪,想和吳邪在一起

********************************************************

以下是ABO設定

小哥本是Alpha、戴上紅斗篷後會消除氣息,讓身為Omega的吳邪以為小哥是Beta,所以才會帶他回家

(吳邪對於信息素的敏銳度非常低,發情期也是在遇到小哥後才開始)

這邊設定小哥爸爸是張啟山、媽媽是白瑪

而吳邪從小由三叔和潘子兩人所照顧(親父母在他小時候就意外雙亡),但兩人因為工作忙碌,所以沒什麼時間管吳邪,也因此再收到吳邪消息就已經是他和小哥在一起了的這件事

吳邪與小哥在一起後受到發情期及信息素的影響,幾乎天天都在撩小哥(儘管本人不自覺),所以很快就懷孕且帶回老家

但因為小哥家全都是Alpha,讓吳邪產生了強烈的害喜現象

這下小哥可緊張了,再次穿上了紅斗篷,想讓吳邪降低害喜的頻繁度

怎料這讓吳邪誤會小哥是因為不想陪伴自己的作為,再加上看到小哥在忙碌的時候還與其他Beta相處親密的樣子…

吳邪覺得各種委屈,也不敢對信任的白瑪說,導致害喜狀況更加嚴重

某天,喝醉酒的小哥被與他相處親密的Beta帶回家時遇到吳邪

那名Beta在跟吳邪兩人一起將小哥帶回房裡休息後離開房門對吳邪說“其實他早就想離開你了,只是因為你有他的孩子,他才不得不陪伴著你,勸你想清楚就自己離開,不要等到人家趕才走,畢竟你們沒有結”之後轉身離去

(那時夜已深,故張家父母已睡。而吳邪是接到Beta用小哥手機打的電話才清醒,忍著強烈的不適感去替他們開門)

吳邪在聽到這話之後感到非常難過,便決定將孩子拿掉回老家

而小哥則是在吳邪進入手術房後意外看到手術同意書,發現吳邪已在同意處仿冒自己的筆跡簽名感到又氣又難過的趕到醫院阻止手術…

吳邪醒來後發現孩子還在,要問醫生時發現小哥跟在其後,一時語塞便沈默不語

醫生在判斷吳邪身體虛弱,需要住院後就離開,留下吳邪與小哥兩人面面相覷

這時小哥將紅斗篷脫下,憤怒的將吳邪壓在身下…

待清醒後看到下身全是血、不斷抽蓄及啜泣昏迷的吳邪後,小哥感到後悔不已,在急診室外交焦急的等待

他不敢告訴父母吳邪的狀態,便謊稱他帶吳邪去度假
索性吳邪肚子裡的孩子沒事,血跡是受到小哥的粗暴及潤滑不足而導致皮膚撕裂傷所留下

吳邪清醒後連看到穿著紅斗篷的小哥都覺得害怕,讓小哥無奈的只能把自己準備的食物讓護理人員送給吳邪吃,且總在吳邪睡著後才敢去看吳邪

面對連在夢裡都感到不安的吳邪那深鎖的眉頭,小哥不斷的思考該如何是好

(因為小哥以為吳邪是要離開自己才拿掉孩子,一時氣憤就失去理智)

無奈之下小哥對父母坦白,而張家父母則是在教訓過小哥後陪著小哥一起讓吳邪消除對小哥的恐懼,並在那之後讓兩人化解心結,進行了結,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

也太狗血XD

不過Omega本來就比較敏感
而且沒想到ABO本來就是狼族的社會階級模式
(想到ABO設定才去查相關資訊發現)

當然、後來那個Beta的下場很慘
(因為歧視Omega才會對吳邪說那些話)

沒有你的日子

張起靈在吳邪死後回到家中,發現門口坐著一隻棕色小狗,下意識的就將牠抱進屋內並飼養。

這隻小狗不會亂叫亂咬,還會在張起靈思念吳邪時走到他身邊蹭蹭或舔舔他的手,仿佛在安慰他。

久了之後,張起靈也習慣有牠的生活。

牽著牠散步、幫牠洗澡。

直到有一天,張起靈發現狗兒活動力不如以往,才想起時光飛逝,狗兒已經十三歲了,是隻老狗了。

然而、就在張起靈以為一切又要回到認識吳邪之前的孤單生活時,新的小狗又出現在了家門口。

現在、一大一小兩隻狗兒會在張起靈熬夜工作時用嘴拉扯他的衣服催他去睡覺、還會在用餐時間拉扯他的衣服催促他去吃飯,讓他覺得仿佛吳邪在他身邊似的,一點也不孤單。

限定首寫尾CP挑戰(1)

「對不起」張起靈回過神來發現吳邪是在叫自己,忍不住低下頭來道歉。

因為他不記得自己的名字。

「沒關係」吳邪走過去摸摸他的頭,表情有些無奈。

因為吳邪知道張起靈是為了記住他而忘了自己。

幸好現在一切都已經結束,他們不用再為了過往而疲於奔命。

只是吳邪已經老了,沒辦法再像過往那樣帶著張起靈出門去買菜或接觸人群,這讓他擔心張起靈往後的日子。

張起靈現在的外貌看上去就是個青年人,他的身體在一切結束後開始恢復了成長。

但儘管如此,還是比不上吳邪衰老的速度。

「吳邪…」張起靈握住了他的手在臉上磨蹭。

現在的他依舊非常依賴吳邪。

「沒事」吳邪笑了笑「你晚餐想吃什麼?我來去煮」

「西紅柿炒蛋」也不知道為什麼,吳邪會做的菜多到數不清,但張起靈就只喜歡吃這道。

「我就知道」吳邪笑著輕捏張起靈的鼻子「那你先去洗米下去煮,我來準備菜」

「嗯」張起靈點點頭,轉身去拿米

「起靈…」望著張起靈的背影,吳邪低喃了一聲。

張起靈這名字雖然困住了他的一生,但卻是兩人相愛的證明。

因為這名字只有家人及愛人能喊,這是張起靈過去所堅持的。

夜深了,吳邪正準備上床睡覺,卻聽見一旁睡著的人輕聲的呢喃著。

「吳邪…對不起…」聲音很輕很輕,但卻戳進了吳邪的內心深處,使得他忍不住的撥開了張起靈額前的碎髮落下一吻。

『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不該知道你忘了還習慣性的喊你的名字』吳邪邊想邊摸摸他的臉頰,怎料張起靈豎地就睜開了雙眼,抱緊了吳邪說

「我終於想起了自己的名字」